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[改革开放我见内蒙大草原证]回眸 家乡的大变化

时间:2018-12-13 04:1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一 点击:
要想富,先修路。以前,回一次老家,得两天甚至三天才能到家。现在,只要想回家,随时有车,汽车行驶在平展展的高速路上七个小时就可以回到家,吃上味道鲜美的正

在七八十年代,我们都住在窑洞里。窑洞,那是祖辈们一直不断创造和守望的财富,是人生停泊的港湾,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殿堂。虽然不太美观,它却承载着太多的辛酸往事,也记录着许多美好幸福的时光。每一代人都希望在几孔窑洞上做点文章,谁都想把窑洞这篇文章写好,向下一代交上一份完美的答卷。在我的最初记忆里,父亲修的六孔窑洞虽已经破旧、简陋,却是冬暖夏凉。一大家人相互厮守着,产品中心,在昏暗地煤油灯下过着贫穷的日子......

要想富,先修路。以前,回一次老家,得两天甚至三天才能到家。现在,只要想回家,随时有车,汽车行驶在平展展的高速路上七个小时就可以回到家,吃上味道鲜美的正宗臊子面。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,学校离我们村子大概30多华里路,在今天看来并不算什么,但对那个时候的我们来说,是真正的路途遥远。因为,村口那条我们全村人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路又长又陡。平日里坑坑洼洼,一遇雨雪简直是寸步难行。大人们去集市上购买些日用品,都得用牛拉着独轮车,推着自家拾掇的干干净净的土特产去集市上。牛在前面拉,大人们双手紧握车把,肩膀上用一条宽皮带两头钩在车把上上路。因为是坡路,一路牛拉人推的向塬上走去,那条又长又陡的山路有五华里多,别看只有五华里,那可是乡亲们推着装有个把月日用品的独轮车,用脚丈量了几十年的路啊!

(责任编辑:ghZjcwAYuU2R)
相关内容: